<rt id="qalsl"></rt>
<rt id="qalsl"></rt>
<rt id="qalsl"></rt>
<nav id="qalsl"></nav>

  1. 盡管夜晚已經降臨,但這里的公路并未被黑暗所籠罩。 晴朗的天空中依然艷陽高照。 此刻已是午夜時分,奇異的光茫代替了原本的黑暗,也照亮了這片遼闊的土地和眼前漫無盡頭的公路。

    我正驅車前往享有世界盡頭之稱的北角。 北角即為北部的海角,是可駕車到達的歐洲大陸最北端。 位于挪威北部海岸馬格爾島的北角地處北緯71°10’21”,距離我此行起點斯德哥爾摩的駕程約 1,093 英里。 每年的 5 月 14 日至 7 月 29 日,這里都會迎來極晝。

    置身其中,我仿佛進入了一片從未見識過的最空曠、最孤寂的不毛之地。 有時,巨大的巖壁高聳在我們的面前,似乎正從頭頂上方砸向我們。 又有時,陸地仿佛憑空消失,大片早已枯萎的灌木叢從四面八方包抄而來,目光所及之處難覓一棵樹木。

    永恒的太陽

    無論里程表讀數如何增加,時鐘如何轉動,太陽永遠都不會落于地平線下。 我們能做的只有望著左邊天空上的天陽,腳踩油門,按照衛星導航的指示一路向北飛馳而去。 出發兩天來,眼前的景象變得越來越荒涼,腳下的公路也隨著一座座山巒的起伏漸行漸遠,我們的前方仍是漫漫長路。

    斯堪的納維亞半島擁有很多令人嘆為觀止的美景。 島上的每個角落、每位居民都想趕在天空黯淡下來,秋天的第一絲涼意襲來之前盡情享受夏日的陽光,努力留住荏苒的時光。

    不過,今晚的我已經足夠賣力,在阿爾塔鎮休息過夜才是明智的選擇。 根據地圖顯示,在此之后,我們將進入無人之境。 盡管已近深夜,旅館仍然提供點餐服務,但菜品只有馴鹿肉排。

    清晨如期而至。 但說是迎來黎明似乎又不太準確,因為陽光從未褪去。 當馬格爾島進入我們的視野時,時間已近中午。 由于 1999 年長約 4.2 英里的海底隧道開通,使用車輛渡輪的跨海方式成為歷史,這也使得我與馬格爾島的相遇缺少了一些浪漫的感覺。

    極北世界

    我徑直向位于歐洲最北端公路盡頭的旅游勝地駛去。 到達北角之后,我在附近轉了幾圈,不遠處便是保護游客免從世界盡頭跌落的圍欄。 我呼吸著這里清爽的空氣,凝神遠眺一望無際的大海。

    我充分利用著永遠不會結束的白晝,在幾近荒蕪的公路上一路狂奔直至午夜。 在陽光刺眼的午夜時分,穿越這片陌生而孤寂的美麗大地,我感受著一種不真實的快樂和滿足。

    次日清晨,我來到了霍寧斯沃格首府一座風景如畫的教堂,在此之后,我將會前往此行的最后一個目的地——當之無愧的世界最北端的加油站。 當我在加油站加滿殼牌 V-Power Nitro+ 時,衛星導航顯示我所在的位置為北緯 70° 59’ 6”。

    返回斯德哥爾摩的道路漫長而艱險,絕非高速公路可比。 ?但是,盡管前路漫漫,只要保持正確的方向和一路向前的決心,就一定會抵達我心中的目的地。

    訪問駕駛人士部分的更多內容

    B 代表騎摩托車

    在德國巴登-巴登,B 還代表 B500。 作者 Geoff Hill 將帶領我們一探究竟,看看它是否為歐洲最激動人心的摩托車道。

    高山之上

    如果您特別鐘愛戶外運動,瑞士阿爾卑斯山會滿足您的一切需求: 滑雪、單板滑雪、山地自行車、登山、白水漂流。 但我們所追求的是另一種樂趣。 汽車行業記者 James Mills 駛上了那條著名的 Flu?elapass。

    2019年伦理片免费观看黄色片